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主题: 朱敏:打开窥视生命历史的窗

  • 2019-11-08 17:18:36   【浏览】1967

热爱国情的[人奋斗]

当以亿万年来衡量时,时间会讲述什么样的故事?

美国非小说作家约翰·麦克菲(John mcphee)曾经比较过,如果地球的45亿年历史是从一个人的鼻尖到伸出的指尖的长度,那么整个人类历史将被归档,就像指尖指甲上的指甲文件一样长。

中国科学院脊椎动物进化与人类起源重点实验室主任朱民探索了人类历史上“半掌”的长度。

根据人类的基本问题

他研究人类的基本问题。站在进化树下,人类只是非常小的分支之一,属于恐龙和鸟类的四足动物。所有这些都是从岸上的一群鱼开始的。

“鱼比我们想象的有更多的共同特征,比如上颚和下颚的嘴。下巴的起源是脊椎动物出现在4亿多年前以来第一个具有革命性意义的重大进化事件,也是生命进化历史上最大的未解之谜之一。”

朱民领导的国际古生物学家小组发现了已知最早的具有上颌和下颌面部结构的古鱼。这一发现填补了生命进化中的“缺失环节”,推翻了漫长的进化史,并重新排列了进化树的“分支”。

朱民最突出的品质是坚持。他是中国培养的第一位脊椎动物古生物学博士。“当我在研究生院学习时,我正赶上出国的热潮。我的同学选择一个接一个出国。我留下来了。”谈到当时的选择,朱民笑着重复了两次原因,“中国早期脊椎动物古生物学研究在20世纪80年代处于国际前沿水平。”

他对自己的职业有信心。后来,因为一个科研项目,他去法国做博士后。项目完成后,他回到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学研究所继续研究。“我想研究古生物学。虽然当时国外的生活条件很好,但我国有很好的科研前景,国外没有。”

“外国没有的”是云南曲靖。4亿多年前,它是赤道附近的热带浅海,是当时最高动物和鱼类的“王国”。这个看似普通的小镇经历了4亿年的海洋和陆地变迁,保存了关于层层生命演化的珍贵信息。这一信息以前从未为人所知。

"我的运气很好,我的科学研究也相对顺利."然而,朱民立即否定了运气,“正是通过上一代学者的探索和基础,才在云南曲靖找到了一个相对固定的化石发掘地点。”

他将日常野外工作总结为“收集两袋3亿年左右的化石”。结束后,他要抓紧整理资料,检查、补充、修改和核实现场记录。对于有争议的问题,他应该回去修改。最后,他应该总结一天的工作,研究第二天的工作。尽管做了这么多艰苦的工作,他还是会在4亿年前去“奔跑”。

找到圣杯

这些“跑啊跑”的成就推动了人类近1亿年的理解。

长期以来,古生物学家只能通过显微镜看到志留纪的一点颚骨碎片或微小牙齿。在志留系地层中发现完整保存的古鱼是全世界古生物学家梦寐以求的“圣杯”。

朱民带领团队找到了它。

它来自4.23亿年前,只有20厘米长,有珀耳帖鱼的身体,但有硬骨鱼的嘴。

在被称为“最初的全颚鱼”的化石被发现之前,进化谱系假定棘皮动物夹在盾状鱼、硬骨鱼和软骨鱼之间。现在,这一点被推翻了。它是一种珀耳帖,进化成骨鱼。“如果我们戴上进化眼镜观察它,我们实际上可以看到所有人类面部骨骼在4亿多年前首次出现时的样子。”朱民说道。脊椎动物古生物学会副主席约翰·朗教授写道:“对于古生物学家来说,找到这条鱼就像物理学家找到‘上帝粒子’。这可以说是自始祖鸟以来最令人兴奋的化石发现之一,始祖鸟是第一个在恐龙和鸟类之间架起桥梁的化石。”

仍然有许多令人兴奋的事情。朱民领导的研究团队是世界级的明星团队。斑点鳞鱼、有孔虫、东方生鱼、黎明鱼、幻想鬼鱼和单齿鱼的研究成果一再刷新了人类对进化的认知。然而,他从未用“开门”来描述他的成就,“我们只是打开了一扇窗,透过它我们可以看到生命的历史。”

短暂快乐的背后可能是一个漫长的探索。完成调查研究的工作流程应该有三页长,但朱敏喜欢每一步。他喜欢野外旅行。他身体瘦,步伐快。现在他仍然是实地考察的领导者。“蜘蛛网先挂在他身上。他走开了,我们避开了他。”学生朱友安说。他喜欢修复化石。“在修复化石的过程中,他心中的任何情绪都会平静下来”;他喜欢做研究,长时间坐着不动。为了强迫他的活动,他走到离公共汽车大约两站的食堂吃午饭。

不断了解未知和解决科学问题让朱民最开心。“对科学家来说,如果你的发现和观察能够在整个人类知识体系上留下印记,我不认为这种生活已经被浪费了。”

(记者陈惠娟)

11选5下注 陕西十一选五 香港六合投注


上一篇:2019年最容易败财的4个星座
下一篇:GE原CEO伊梅尔特加盟中国AIoT企业?或为投资方站台